青岛神秘寻宝人:收来喂鸭子小瓷盆竟是国宝(图)

发布日期:2021-11-22 17:36   来源:未知   阅读:

  一件看似普通的物品,其实蕴含了一个历史的轮回,承载着一个时代的印记。看似很普通的一个小杯子,竟然能拍卖出2.8亿元的天价;被农村老太太用来喂鸭子的普通小瓷盆,最终被鉴定为国宝;被用来当烧火棍的“不着木头”,被寻宝人看到复原,最终成为估价近百万的清朝太师椅 ;看似破旧简单的木头床,900块钱买下,转手却涨价至30万,成为历史“活文献”这些看似普通的寻常物件,有些还被老百姓弃置一边,为何在拍卖行和交易市场中卖出如此天价?4月9日,记者窥探收藏界一角,走进神秘寻宝人,开启这些历史寻宝之旅。

  最近一段时间,一则关于收藏拍卖的新闻被市民热议,据介绍,在香港苏富比春拍中,明成化斗彩鸡缸杯以2.8124亿港元成交价刷新中国瓷器拍卖纪录,买家为国内收藏家。一个小小的鸡缸杯何以拍卖出这样的天价,它为什么会值这么多钱,是炒作,还是本身即拥有如此价值?

  4月9日,记者采访到岛城收藏界人士王涛,作为青岛典藏拍卖公司的总经理,他对于瓷器和字画有着一种痴迷般的热爱。据介绍,所谓鸡缸杯,即饰子母鸡图案的盛酒小杯 ,环绘有公鸡偕母鸡领幼雏觅食。鸡缸杯采用的“斗彩”,创烧于明代成化时期,在雪白瓷器胎体上,用成化时期特有的釉下青花绘轮廓线,再以红、绿、黄、紫等色填在釉上,入窑经低温二次烧成。

  “我刚从拍卖会回来,真是开眼了。”王涛告诉记者 ,自己能够亲自把玩这样的国宝,实属荣幸之至。“我曾在拍卖行写下自己当时目睹鸡缸杯的心情,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高峰,成化斗彩是无上名品,它就像书画中的兰亭序和富春山居图,真是可遇不可求。这次见到一次,不知道下一次再见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王涛经常参加知名拍卖会,并熟知行内很多让人惊讶的拍卖经历。“这个鸡缸杯并不是说现在才兴起并被收藏界推崇的,而是从明朝成化朝之后,各朝各代都在模仿成化斗彩鸡缸杯,这种技术在明成化年间达到了顶峰,以至于到现在,都达不到当时的制作水平。”

  “鸡缸杯的烧制过程非常复杂,它需要先用青花钴料在瓷胚上双勾画出图案纹样,然后入窑,以1300℃的高温进行第一次烧制,烧成取出后,在釉上填入彩料,再次入窑以900℃低温进行第二次烧制而成。一个环节失误,整个器物就会烧造失败。”专家介绍说。

  据介绍,1949年,香港收藏家仇炎之以1000多港元买了一对成化斗彩鸡缸杯 。1980年,仇炎之家属将其送上香港苏富比拍卖会,一只拍了418万元港币,另一只拍了528万元港币,刷新当年中国瓷器成交纪录。前者后被大英博物馆收藏,后者在1999年苏富比拍卖会上以2917万元港币由玫茵堂主人、瑞士商人裕利兄弟购得,再次刷新纪录。

  “时隔15年后,2014年这件鸡缸杯在香港被拍卖,被拍卖价格达到了2.5亿元,加上佣金达到了2.8亿元,只要了解鸡缸杯的技术和历史,对于这样的拍卖价格,应该不会感到惊奇,而是物有所值。”业内人士认为,“一件物件的价值是由他的艺术价值、稀缺性、认知度和社会的经济增长力等因素所综合决定的,就像秘色瓷一样,秘色瓷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有它神秘的一面,就是因为它的稀缺性,直到出土秘色瓷之后,大家才从书本上对它的认识转到实物上。此外还有社会经济的发展,当年有一位收藏家孙瀛洲曾经以当时十座四合院的价格买下一对斗彩瓷器,后来捐献给了故宫博物院,成为国宝。”

  “我参加明成化斗彩鸡缸杯的拍卖时,亲手把玩过鸡缸杯,它放到光线下呈现一种肉色,而且我们拿了一件清朝仿制的鸡缸杯瓷器进行了比较,从外形来看大小就不一致,可见当时的制作手法是多么精湛,除此之外,还有画工上的技巧,现在仿制瓷器,最难的就是仿制当时的画工。”王涛介绍说。

  在青岛市博物馆中,馆藏了三件镇馆之宝,其中一件就是宋钧窑乳钉鼓式洗,说起这件瓷器的来历,可以说充满了传奇色彩。“这件镇馆之宝最直接的来源就是青岛市文物商店,这个商店目前已经不存在了。

  “宋钧窑乳钉鼓式洗是我们的镇馆之宝,这是我们一位老前辈在烟台乳山一个农村发现的,当时发现它的时候,它正在被一位农村的老太太用作喂鸭子用的瓷盆,看起来也脏兮兮的,但是我们的这位老前辈一眼就认出这个物件的价值,以低价收购的方式买回来。”青岛市博物馆工作人员介绍说。

  “这个故事听起来特别传奇,当时收购的价格据传是几块钱,但当时对于那个老太太来说也是一个大数字了。”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记者了解到,这件文物被拿回到青岛之后被鉴定为北宋时期钧窑产品。据介绍,钧窑瓷产于河南省禹县神垢镇,因为古代这里有大禹治水会诸侯的钧台,古称钧州而得名。这件宋钧窑乳钉鼓式洗高9.1厘米,口径23.8厘米,底径17.3厘米,口径均内敛,器物外壁上有两道棱纹,器身上下以乳钉纹做装饰。器形为鼓式,底为三兽面形扁足。对于这件瓷器的具体价值,业内人士只能用无价之宝形容。

  对于青岛典藏拍卖公司总经理王涛来说,自己在十几年前也曾经有过到处寻宝的经历。“当时很多人都到乡下去寻宝,我们也经常到处找古玩,那个时候农村确实有不少好东西,但是现在可能不多了。”王涛说,“我曾经在鲁西南一个农村发现了一个老人手中拿着一根烧火棍,这个烧火棍我一眼就认出来是紫檀木的,我当时问她,为什么要拿这个东西来当烧火棍,她跟我说,这个东西也没什么别的用处,拿着烧火正合适,而且怎么烧都不容易烧着。”

  王涛继续询问老人手中烧火棍的来源,老人告诉他,是一个已经散了架的椅子上的一个支架,椅子被扔到后院了。“我们看到这个东西的时候就是被拆散放到地下的,后来我就跟那个老太太说,用500块钱买下那一对椅子,她当时还很吃惊,但是也很高兴。”王涛将已经散架了的两个椅子带回了青岛。

  “我回来之后就把这两个椅子重新装起来,老太太手中拿着用的烧火棍正好就是椅子上最后的一个支架。”王涛告诉记者,经过仔细鉴定,这两把椅子确实属于清朝文物,至今为止,王涛对这两把椅子都喜爱有加,并放到家中把玩。

  “如果就市场价格来说,这两把椅子的价格上几十万应该没问题,上百万也是有可能的。”王涛自豪地告诉记者。

  传奇的故事在岛城收藏界还有很多,收藏家高先生告诉记者,“就目前来说,捡漏的机会有,但不是很多,主要还是在一些古玩市场和拍卖会,到农村去是比较少了,前几年在农村几乎每个乡镇或者片区都有一个点,很多散户会到农村挨家挨户收东西,那时候只要一收到有价值的东西,就会送到点上去,然后通知我们,大概是2010年,在山东滨州一个地方收到一个木床,当时也不敢认,就通知青岛一个家具协会的会长,他去了之后看了这个东西,很轻,因为里面基本上腐朽掉了,从外面裂开的缝往里看,就看到跟海绵一样的东西,基本说明这个东西是出土的,而且年代很久远了。”

  就当时的环境来说,民间保存这么长时间的床几乎没有,“所以很多人不敢出手,我们这个家具协会会长到了之后,立马花900块钱买下送到了青岛,后来经过专家鉴定,是一个文物床,保存比较完好,基本上可以说是一个活的文献,具有很高的研究价值和历史文献价值。”高先生告诉记者。

  从材质上来讲,收藏界将木质物品分为软木和硬木,“这个床应该是柏木之类的软木,表面比较光滑,原来900块钱买过来,现在的价值可以说达到了30万元。”高先生说,为了更好地保存这个文物,收藏家已经使用一个玻璃罩全部封闭起来保存。

  得益于民间淘宝的还有专门收藏桌椅家具的于先生,余先生在旧村改造时,从一位老人手里购买了一把椅子,花了一千余元,但是一转手就卖出了十几万元的高价。“一个愿意买,一个愿意卖,这个市场就是这样,有人需要,这个东西就有这个价值,这就是收藏界让人难以理解的东西。”于先生介绍说。

  除了低价收购,高价卖出的例子,收藏市场上赔钱“交学费”的例子也是数不胜数。“这个行业没有外人看得那么高深,更没有那么简单。”一位职业文玩商如此形容目前的收藏市场。

  十几年前就进入书画、瓷器收藏行当的王涛,在从业之初也是一路磕磕绊绊,“我一开始的时候就是看书,后来在市场上看到一件东西,非常喜欢,跟书上描述的也很吻合,当时的价格我都记得很清楚,是2000块钱的一个康熙大笔筒,拿回来之后 ,就越看越不对劲,后来就发现问题了,那个东西是伪装的残品,原来存在裂缝,后来经过修补复原了,从市场上来看基本上2000块钱赔进去了。”除此之外,王涛在瓷器、字画上交的“学费”远远不止2000块钱。

  “一路走下来,大概光交这种假货、残品的学费都有30多万元。”王涛告诉记者,“后来我就购买真的瓷片,慢慢感受学习,才有了一定的知识储备,再后来就是买书,从书上学习。”

  刚入行就交了30万元当“学费”,用王涛的话来说,这就算好的了。“基本上可以这么说,没有买过假东西的人根本不算入行,很多人交的学费可不止30万元,有时候亏损上百万元也都是正常的,有时候一件东西就可能赔进去上百万元。”

  “就目前来说,收藏家是一派,市场上的古玩商是一派,还有一派是学术派,古玩商是以赚钱为目的,但是如果收藏家也是以赚钱为目的,那整个市场的风气就是浮躁的。”业内人士认为,目前的收藏界过于浮躁,整个社会关注的焦点并不是这件古玩物品所承载的历史文化价值,而是它的标价,值多少钱。

  “这是一种不好的风气,真正的收藏家不应该关注这件物品价值多少钱,而是应该关注它所承载的历史韵味,通过收藏这件物品,个人的灵魂可以近距离接触那个时代的印记,找到别人所找不到的一种精神寄托,释放穿越时空隧道的情怀。”收藏家于先生这么认为。“原来的很多东西都是寻常百姓所接触不到的,都是那些达官贵人的玩物,更有一些珍品,是专门供皇家享用的,那个时代过去了,但是这些古玩却一一保存了下来,通过这些古玩,我们就可以用心去感受那个时代的沧桑变化,这才是一个收藏家所应该拥有的收藏心态。”

  市场浮躁无可厚非,毕竟多数人都想通过古玩盈利。有些收藏家认为,这就需要社会文化的引导,让普通的收藏家在开始收藏的时候,就明白这么道理,收藏的过程中可以享受物品溢价带来的乐趣,但是他们关注更多的不应该是赚了多少钱,而是赚了多少人生感悟。